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贱卖北海道:坑了天皇的官产,竟能全身而退?

2022-12-06 14:27:46 776

摘要:本文由公众号“记忆群岛Isles”授权发布在明治维新之后不久,日本便开始了一个开拓北海道的计划。北海道位于日本北面,是组成日本列岛的四个主要大岛之一,有森林有矿藏,还能遍地放牛羊,同时战略位置也特别要害,因为那离俄罗斯非常近,一旦对面有什么...

本文由公众号“记忆群岛Isles”授权发布


在明治维新之后不久,日本便开始了一个开拓北海道的计划。北海道位于日本北面,是组成日本列岛的四个主要大岛之一,有森林有矿藏,还能遍地放牛羊,同时战略位置也特别要害,因为那离俄罗斯非常近,一旦对面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么日本马上就能得到消息并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


明治政府决定对北海道加以最大程度的开发和利用,为此还在公元1869年7月设立了一个官位,叫北海道开拓使长官,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北海道新区建设委员会主任。这第一任长官,叫锅岛直正。


锅岛直正是一个狠角色,在明治维新之前的幕末时代,曾主导了自己所在的肥前藩(长崎县和佐贺县)改革,不仅让佐贺藩一跃成为当时日本最强藩国之一,同时也培养出了大批的人才,像日本初代司法卿江藤新平,早稻田开创者大隈重信,历史学家久米邦武等等,都是肥前出身。


然而就是这么一号人,却在北海道碰了钉子:这主要是因为穷。


锅岛直正 (1815-1871) 江户时代末期大名

肥前佐贺藩第十代藩主


作为北海道开拓长官,锅岛直正的主要工作就是搞开拓,但问题是开拓得花钱,而当时的明治中央政府穷的一逼,自己养活自己都勉勉强强,几乎不可能拿闲钱来让你建设北海道。


万般无奈之下,锅岛直正只好提出了一个叫自由移民的政策,就是只要你是日本人,不管你工作出身,但凡肯来北海道住,政府就一律给你土地给你房子,即便是贫下中农,也让你一夜之间变地主。此外,若你嫌地主身份太土想当资本家,也行,办产业政府不收税。


应该讲这招算是相当管用了,原本连鸟飞过都不肯下个蛋的虾夷之地北海道,一下子就呼啦啦地来了好几千号人,再加上原先的住民,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日本北部原住民阿伊奴人的熊祭


然而由于财政基础实在是过于薄弱,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北海道增加的基本上不过是人和房子,而锅岛直正也因年事过高在任期之内就与世长辞了。


继任者,也就是本文的主角,叫黑田清隆。此人出生萨摩,是一个武夫。


所谓萨摩,就是今天的鹿儿岛县,日本明治维新能够得以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萨摩和另一个叫长州(山口县)的藩国,因此在维新之后,天皇论功行赏,使得很多两藩出身的武士位列新政府高位,有个别部门甚至做到了铁板一块:只有萨长官僚,其他出身的一律不给进。而唯一能和萨长勉强抗衡的,是肥前和土佐。


《龙马传》剧照


肥前就是之前会所的锅岛直正那个藩,而土佐则是今天的高知县,日本明治维新理论奠基人坂本龙马的故乡。


黑田清隆出身萨摩下级武士,自年轻时就跟着老乡,人称维新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闹革命,在推翻德川幕府的战争中立下赫赫军功,功成名就之后,在明治政府里头出任了高官,而他这次从原本一个骑马打仗的摇身一变成为开拓长官这种文职干部,也和背后萨摩老乡的支持有着莫大的关联。


黑田清隆 (1840-1900) 日本第二任首相

积极投身倒幕运动 致力于开发北海道


黑田清隆到底是个打仗的,说话口无遮拦干活雷厉风行,他去北海道当长官的时候,已是1871年,当时的明治政府较之两年前,也算多多少少有了些积蓄,再加上黑田长官人脉多脸面大,因此在上任之初,他放出豪言,称自己要搞一个十年计划,在十年里总共要投入1000万日元,把北海道建设成为一个新天堂。


明治年间的1000万日元大抵等于现在的2000亿日元,是很大一笔款项了。对此,当时的中央政府实际掌控者,同为萨摩出身的维新三杰另一位大久保利通表示,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白马过隙,乌飞兔走,转眼间,就到了约定的日子:公元1881年。


纪尾井坂之变 大久保遇刺


虽然此时大久保利通已因某件事而被暗杀,但日本中央政府对北海道的支持却从未有过改变,十年来,他们已经投了整整1400万日元在那个地方,而黑田清隆也用这笔钱干了很多事情:开垦田地,挖掘煤矿以及置办工厂。所以,此时的北海道,看上去一片欣欣向荣,仅仅是看上去而已。


因为这十年来,黑田清隆开拓建设北海道的本质,其实就是把中央政府拨给他的那1400万元给花光了而已,拿了钱开地造厂,但开完了造好了该怎么办,该如何经营,他不懂,他只知道两件事:第一骑马打仗;第二伸手要钱。


也就是说,在这整整十年来,整个北海道的财政就是一个完全的赤字状态,除了每年会问中央要走一大笔钱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产出。


大隈重信 (1838-1922) 日本政治家 曾任财务大臣

早稻田大学创校者


于是有人就急了,那便是当时主管日本财务的大藏卿大隈重信,这哥们儿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一分钱进出都要算计老半天,更别提1400万丢下去狗屁都没换来,这么多年要不是大久保利通他们惯着北海道,他早就跟黑田清隆翻脸约架了。


所以,当第一个十年计划到期,黑田开拓使长官正准备向中央政府要钱准备下一个十年计划时,大隈重信果断找到了当时中央政府的两个核心官员:太政大臣三条实美和右大臣岩仓具视,表示这北海道都已经养了十年咧,就算是生个儿子养他到十岁也该能拎着个小饭盒每天去工厂当小童工了。


北海道开拓使旗帜“北辰旗”


这北海道那么大一块地方,还在年年要钱,是不是忒不正常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中央政府应该停止对北海道的拨款,让他们走上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道路。


此话相当合情合理,想当年上海搞浦东开发区愣是没问上头拿过一分钱也搞成了今天亚洲金融中心的田地,再加上当时是三条实美还是岩仓具视,实际上也都不知道当下的北海道到底是个什么模样,都想当然地觉得国家都投了那么多钱,总该是一副欣欣向荣人民奔小康的好光景吧,于是便答应了大隈重信的提议。


这下黑田清隆抓狂了,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断了中央拨款,那整个北海道的收入就几乎得归零,而十年来置办的那些个企业一个个又都得花钱供着,也不用说什么长此以往北海道道将不道这种话,三个月,都不用三个月,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北海道近代化就得统统完蛋。


无奈之下,他召开了一次开拓会议,想问问手下该怎么办。


现如今的情况是进退不能:进,没路,因为没钱;退,也没路,因为你横不能在花了巨款之后跟中央说我血本无归了,那是要被中央给拖出去枪毙的。所以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上峰无拨款的情况下把北海道的这些产业自行经营下去。


这显然是个悖论,因为若是能经营,就不用拨款了。


正当黑田清隆一筹莫展都准备逃亡俄罗斯的时候,突然有个手下问了一句:“既然我们自己不会经营,那为何不将这些产业托付给懂经营的人来管呢?”


黑田清隆眼睛一亮:“你接着说下去。”“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有力的商人然后把这些产业以优惠的价格卖给他们,再每年收取相应的税收,那么如此一来,既能把北海道的产业盘活,又能进一步搞建设,岂非一举两得?”黑田清隆大喜,表示此举甚好。但紧接着就有人提出了异议:你们这是在私卖国产啊。


北海道开拓村的复原建筑


这话一点也不假——北海道的投资是国家给的,造的工厂开垦的农田全是国产,现在也不经过中央,贸贸然就卖给民间商人,而且还是贱卖,这妥妥的是犯罪。


对此,黑田清隆倒也有自己的说法,他觉得官办民办都是办,只要能不让自己因北海道这事儿被上头问责就行,不过做了婊子终究得立个牌坊,因此他最后总结性地发言道:“因为这是国家的事业,万万不能乱来,一旦有什么差错,我们就成千古罪人啦。所以一定要找那些不怎么图私利,愿意一心为公,最好曾是武士出身的商人来操办此事。


一看领导发了这话,底下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纷纷表态那就这么干吧。


不过,尽管在说的时候慷慨激昂,但真干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涩泽荣一 (1840-1931) 日本实业家

被誉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


在当时的日本,符合黑田清隆那几条什么不图私利一心为公还得是武士出身的商人,虽说系凤毛麟角,可要找还真能找到一个,那就是被誉为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的著名商人涩泽荣一。


此人经商多年,不光赚钱,也热心公益,曾经出大力扶植过日本红十字会,而且他在经商之前,在德川幕府当过差,是标准的武士出身。


但黑田清隆却压根就不打算找他来搞北海道——这是当然的,黑田是萨摩人,涩泽是前幕府官员,双方立场本身就是对立的,怎可能再让你发财?


按照黑田清隆的意思,那段话纯粹是图个高上大的光辉形象,真要操作起来,当然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他找到了五代友厚。


电影《天外者》当中的五代友厚

由已故影星三浦春马饰演


五代友厚,是那年头跟涩泽荣一并称的两大有钞票之人,有童谣称东有涩泽,西有五代。此人系萨摩出身,明治维新后先是在外务省任职,之后出任大阪关税总长,此时的他只有34岁,但由于认为一味地当官根本无法解决日本积贫积弱的问题,于是便急流勇退,走上了实业从商救国的道路。


从此以后,五代友厚开始活跃在了日本商界,到了1881年,他已经是一个拥有数十家企业的大豪商了。


国没救,财倒是先发了。


而五代友厚和涩泽荣一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但前者虽说是混迹于生意场,却和政界依然藕断丝连,五代友厚曾数次做东,请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明治时代的巨腕政治家吃饭娱乐,并在饭桌酒局上以商人的身份和他们共同探讨日本政治,而他的意见也往往会被那些巨头们所接纳。因此人称政商,也就是中国人说的红顶商人。


这也就是为何黑田清隆会选上他了——既是萨摩老乡,又跟政界渊源极深,这北海道接盘侠自是非他莫属了。


五代友厚 (1836-1885)

日本明治时代企业家领袖


五代友厚是个懂事的人,当黑田清隆跟他提起这事儿后,立刻非常识时务地背着一麻袋日元,往北海道各路大小官员的家里送了个遍,其中这黑田家更是送了份大的。


就这样,在1881年七月,北海道开拓长官黑田清隆亲自拍板决定,将价值至少1400万日元的北海道所有产业的经营权,以38万日元的价格,30年无息分期付款的方式,转让给五代友厚来经营。


这等于是在白送了。


由于这事儿实在是干得忒大逆不道了,因此从商议到拍板这小半年里,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可让黑田清隆跟五代友厚万万没想到的是,双方7月中旬签的约,7月26日事情就上了报纸,之后一直到8月上旬,黑田清隆倒卖国产的事情就被各大媒体连续在头版头条上转载唾骂,弄得他非常郁闷: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出卖他的人叫岩崎弥太郎,三菱财团的创始人。


旧时的三菱合资会社本社


岩崎弥太郎之所以要卖黑田清隆,主要是因为他当初也收到了对方打算将北海道国营改民营的风声,作为大财阀,自然也看上了这块肥肉。


同时岩崎的胃口也不怎么大,只是想要北海道海运公司的那几艘船,结果不曾想那黑田清隆死活不肯卖,还拿了个很没营养的理由来搪塞他:你不是武士出身啊,你家是干商人的,出身不好,不敢信你啊亲。


岩崎弥太郎的祖居


这下岩崎弥太郎就火了,这家伙虽说确实是商贾人家的孩子,可却不是什么街头摆地摊的干活,早在幕末时代,就追随了著名的坂本龙马在海援队里讨生活了,现在这黑田清隆摆明了是不想给自己分一点点残羹还找那么low的由头来拒绝,让岩崎弥太郎着实感受到了侮辱,于是他决定报复。


报复的手法就是利用舆论,杀人于笔尖。


话说到这里,问题又来了,刚刚都说了,黑田清隆卖国产是秘密进行的,之前也没主动联系过三菱财团,那么这岩崎弥太郎又是怎么得到的风声?


岩崎弥太郎 (1835-1885) 三菱财阀奠基人


答案是大隈重信告诉他的。


作为掌管全日本经济的大藏卿大隈重信,他比黑田清隆更清楚北海道当下的局面,也更明白官方经营的可悲下场,中央真要追究起来,黑田清隆枪毙,大隈重信也得充军,谁都落不到好,因此从实际利益的角度出发,他是支持将北海道国产委托给民间商人来经营的,但却并不支持给五代友厚,更不支持卖得那么贱。


按照大隈重信的意思,北海道可以给多个商家共同经管,当然,最好是能委托给三菱商社,毕竟岩崎弥太郎是跟着坂本龙马混出来的。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三菱商社和大隈重信的关系很好。


其实日本的每一个政治家的背后,都有一个财团在那里支持,这个从江户时代一直延续至今都不曾改变过。


本文地址:http://www.fluus.cn/318147.html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